公开执行“996”有赞员工的正当权益谁来保障?

公开执行“996”有赞员工的正当权益谁来保障?

  任何一家公司,员工的付出和回报都应该是等价的。过分强调付出,而对员工福利,工资待遇上只字不提,这不叫“抠门”,而是“短视”。

  “跟着我,有肉吃”,这就是华为、阿里、腾讯这些大企业得以成功的原因。即便是经常加班,但考虑到华为分股权,腾讯动辄给微信,游戏团队百万年终奖,这份付出还是有回报的,也正因为如此,一批顶尖的职场精英才愿意留下来。

  而在近期有赞(的年会上,先是只字不提工资待遇,却高调宣布执行996工作制;然后,相关高管更是爆出“建议员工为了工作离婚”的奇葩价值观……不禁要问,如此地要求员工付出,有赞为什么这么着急?

  作为有赞的掌门人,朱宁(白鸦)出人意料地在年会上宣布,“要执行996工作制,正常的工作时间是每天9点30分到晚上9点。如果遇到紧急项目,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

  不过,考虑到员工的家庭生活,每周三设定为“家庭日”,员工可以下班后就回家,不必加班到晚上9点。除此之外,晚上9点前走需要请年假,否则算旷工。

  对此,朱宁给出的解释是,“只有跟有赞价值观高度匹配的人,才会去培养,不会去强迫改变人的价值观,不匹配的就应该马上走”。

  “有赞在2018年招人太多,非常沉余,要大量减员,今天的95后已非常不勤劳了。”

  “只要是自己当一天CEO,就不允许有食堂,因为有了食堂,至少有一半的员工会抱怨食堂饭菜难吃,而有赞有很高的饭补,员工可以在外面吃。”

  “一个人连续休息十天,会需要很久再回到工作状态。所以,会要求大家如果在7天长假的前后请假超过3天,跟CEO报备一下。”

  “客户遇到问题了不管是不是下班时间我都会找你,你不理我我肯定对你不客气。”

  不过,在脉脉上,一些注册为“杭州有赞科技员工”的用户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有用户直接说“专门恶心你,让你自己走”。

  事实上,且不论动机究竟为何,公开宣布在企业无加班福利地执行996工作制,本身就涉嫌违背了《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如果真的要裁员,不妨像华为任正非那样,拿出10个亿,给辞退的员工相应补贴,至少不会寒了员工的心。

  不过,有赞的高管确实喜欢拿华为做例子来说事,当然并不是华为员工分股权,辞退给补贴。

  在年会上,有赞某高官表示,关于员工工作与家庭生活,如果平衡不好可以离婚。

  这位高管说,华为在找自己人这个原则上做的特别强,任正非有个段子(关于跟李玉琢说陪不了家人要离职,任正非说“干嘛离职,你可以离婚啊”),任正非把事业心发挥到了极致。

  只是到目前为止,任正非和华为还没有对有赞年会表态。不过,如此价值观以表达公司自己文化的“狼性”,实在是有些扭曲。

  如果每一个人都可以因为工作,背离家庭,抛弃婚姻,置父母妻儿于不顾,那这个人和一个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还是说,有赞需要的是干活工具,而非“一个人”。

  再者,如果一个职工为了工作可以抛弃“基本的人性”,变得“狼性”,那么,一个对家庭,对亲人不负责的个体,又如何保证他对企业抱有负责的态度呢?或者说,当他猝死,或者没有工作价值的时候,家人已经背离,有赞是否可以为他安排好后事?

  一个动辄就对自己员工“狼性”的公司必须要审视一个问题,“你喂他吃草,甚至还想随时放弃他,他怎么会变成一只忠心耿耿的狼”。

  或许,一些所谓的高管不懂,当华为把股权分出来的时候,企业是大家的,大家为了自己事业而奋斗,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捂紧了自己的钱袋子,还要“动员”员工们为了你的公司“狼性”,搞起996,甚至是“抛弃家庭”,着实是有一些“过分”。更何况,公开宣布执行996,本身就是涉嫌违法。

  作为港股稀缺的SaaS标的,借壳中国创新支付集团曲线上市后,中国有赞(08083)大涨一波后便“萎靡不振”。据统计,股价从最高的1.25港元已降到0.58港元/股。

  与股价相对,其业绩似乎也不怎样。2018年上半年,中国有赞收入为2.74亿港元,同比增长275%;股东应占亏损由2017年的0.58亿扩大至1.47亿元。

  又是一个“借助资本市场融资,铺摊子做大销售额,亏损扩大后再融资”的资本操作。在阿里,京东,甚至拼多多垄断电子商务的当下,以电商和第三方支付为主打业务的有赞,究竟还有多少市场空间,着实让人抱有疑问。

  另据国内知名第三方电商投诉平台——“中国电子商务投诉与维权公共服务平台”所接到的用户投诉维权案例统计,2018年,平台多次收到关于有赞退款难、商品质量不佳的相关投诉。

  曾经有调查显示,在某电商平台上有600万商家,但其中线%。仅仅依靠电商平台已经很难再获取营收红利,更何况是本身名气和流量都远不如传统电商平台的有赞呢?

  事实上,即便是在中小微企业微信第三方服务市场上,有赞的市场占有率也只有7.3%。而作为竞争对手的微盟,已经占据了15.3%的市场份额,是有赞市场份额的两倍以上。对于有赞而言,上市之后的路还有很长,走起来也很费力。

  对于如今的互联网行业来说,竞争激烈,生得快死得也快。正常点上下班,不占用休息时间估计都做不到,每月都会遇到那么几天必须加班的事。但是,员工主动加班和公司公开要求“执行996”性质还是不一样的,不能不说,有赞这事做的太着急。

  接下来,随着舆论的关注,有赞承担的压力应该会很重。不过,恰如当年的58同城,执行996不会那么明目张胆,但终究还会背地里落实,或许,职场的员工终究还是太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