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生法大修晚婚晚育奖励成历史 看他国婚育年龄

计生法大修晚婚晚育奖励成历史 看他国婚育年龄

  央广网北京12月30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再过两天,也就是从2016年的元旦开始,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就要正式施行了。这意味着全面两孩政策最终落地,原计生法中鼓励晚婚晚育的措施也将成为历史。国家卫计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表示,对于晚婚晚育的公民,新计生法不再专门设置延长婚假和生育假的奖励。

  张春生表示,法律修订之前,鼓励晚婚晚育,其中有关于晚婚晚育假的规定。经调查表明,当前,男女初婚年龄已经到25岁左右,初育年龄已到26岁以上,针对新的生育行为的情况,国家不再专门鼓励晚婚晚育,因为年龄太大,对于母婴的安全、保健,对于高龄产妇身体健康等方面都不利,希望大家按照政策生育,在晚婚晚育方面不再做限制,而是自主来安排家庭生育计划。

  由于担心取消晚婚假奖励会大大缩短婚假时间,元旦前不少地方甚至出现了扎堆领证的情况。不过,也有不少民众认为,即便取消奖励,婚假时间可能也会相应修改,适当延长,毕竟只保留3天让人难以接受。当然,这只是部分公众的期许。

  那么,其他国家是否有对晚婚晚育的特殊政策?有哪些关于结婚、生儿育女的特殊福利呢?

  生活在首尔的全球华语广播网特约韩国观察员南黎明介绍说,生育率低下已经成为让韩国政府头痛的大问题,想办法提高国民的生育意愿是各届政府都必须面对的重要任务--

  南黎明介绍称,首尔市今年5月发布调查表明,首尔市男女的初婚年龄,男性已达32.8岁,女性是30.7岁,女性平均初次生育年龄超过31岁。目前,首尔以及周边城市,30岁到40岁的未婚男女大有人在。即使是韩国对生育子女的人数没有任何限制,生育率却只有1.80左右。也就是说,平均每个韩国女性生育的子女人数只有1.08人,目前韩国人口总数只有五千万,不如中国的一个省多。甚至有的外国学者预言,照此下去,500年之后韩国这个国家很有可能在地球上消失,因此韩国政府没法不着急提升生育率。

  韩国的媒体没少做民意调查,询问年轻人为什么不想要孩子?答案是,养孩子太贵!于是,韩国政府推出一些优惠政策,为生育多个子女的家庭提供各种补贴,但还是收效甚微。

  南黎明指出,在韩国,不同地区对生育的奖励有的是从第二胎、第三胎开始奖励。有发奖金的,有提供物资方面支援的。因为对于养育孩子的认识不一样,的确有喜欢孩子的夫妻。比如热播韩剧《拥抱月亮的太阳》中,饰演公主的著名韩星南宝拉就有13个兄弟姐妹,父母也只不过才40多岁。但大部分韩国人依然认为,如果按照当今社会的各种消费标准来养孩子,费用还是太高。韩国大部分学生课外都要接受各种补习,竞争十分激烈,一个孩子请一个科目,一个月至少得花费上千元人民币的补习费,家里要有几个孩子的话,父母就很困难。大学学费也是一样,韩国的大学生几乎全部都打工,基于这种状况,韩国的优惠制度实际上对提升生育率一直没有什么显著效果。

  与韩国一样,如今的澳大利亚人也是大都到了30岁以后才考虑要孩子。澳大利亚对于生育子女的津贴很符合高福利国家的特点,补贴的方式也很多。全球华语广播网特约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一个家庭如果生育了三个以上的孩子,一方不再工作专职照顾家庭,经济上是没有问题的。

  胡方介绍称,子女生育后,澳大利亚政府会提供18个星期的带薪产假,费用由政府买单。如果是无业人士,政府将会提供大约3000澳币的津贴。生育之后,政府还会提供定期的子女育儿补助。如果孩子去托儿所,政府会支付一半的托儿所费用,上限为7500澳币一年。另外,政府还会根据家庭收入,决定进一步的补助计划。一般来说,如果一个家庭生育了3个或3个以上子女,很多情况下父母当中的某一位就选择在家里边带孩子,算上各种政府提供的补助,在家里带孩子可能会更有利于家庭的收入和开销。

  欧盟统计局的一项数据显示,德国女人迎来首次婚姻的平均年龄已超过30岁,2001年这项统计的平均年龄还是28岁;德国男性的平均结婚年龄呈同一发展趋势,要比十年前至少晚了三岁,“晚婚”似乎成了一种“持续发展”。

  由于人口老龄化,德国政府采取了很多优惠政策鼓励民众生育,通过儿童金、育儿金、育儿假等措施刺激德国人的生育热情,效果怎么样呢?

  德国观察员薛成俊介绍称,按照目前规定,每个孩子每月可以得到184欧元的儿童金,一直到成年或大学毕业。从第三个孩子开始,儿童金的金额也会更高,换句话说,就是生得越多,从国家那里拿到的补贴也就越多。除了正常的产假外,德国还有专门的育儿假,父母双方都可以申请,最长可达14个月。休假期间,由国家按照本人公司的67%发放育儿金,以保证工作期间维持正常的生活开销。医疗保险方面,德国实行一人保全家制度。如果是夫妻双方只有一个人工作,那么他的保险就会覆盖全家人,包括配偶和孩子。抓药时,儿童药品一般都是免费的。政府还有基于有孩子的家庭或单亲父母税务上的优惠,加强幼儿托管设施和机构建设,通过这一系列的措施,德国生育率有了一定的回升,但依然难以扭转社会老龄化的整体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