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中学生被迫测试智商 因教师怕影响绩效工资

南京中学生被迫测试智商 因教师怕影响绩效工资

  近日走访医院,记者发现一个奇怪现象:在南京各大医院,时下最热的科室,不是看疑难杂症的,而是招人眼球的“智商门诊”。带着孩子去做智力测试,正成为医院里一道奇特的风景。

  “今年2月份起,几乎每周末都有二三十个孩子来测智商,到现在,已有300多个小孩测过了。寒暑假的时候,测智商的孩子会更多。”在南京市脑科医院的学习困难多动症专科门诊,储康康医生这样告诉记者。

  “智商测试升温”这一现象,在南京市儿童医院、中大医院得到印证。“当天是测不起来的——必须预约。”5月26日,记者从南京市儿童医院儿保科了解到,每天到该院测智商的孩子爆满,一般要提前2周以上才能预约到。负责操作智商测试的医生告诉记者,他们最多一天测试了50多个孩子,“原先只有2位医生负责此事,根本忙不过来,现在已增到4人。目前预约号已经排到了6月中旬。”

  都是什么样的孩子来医院测智商?中大医院儿科副主任郑意楠说:“这些孩子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学习不好。”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除了极少数是家长主动带孩子做智商测试的,大多数是老师“建议”来做测试的。而这些孩子,不是“上课调皮捣蛋”、不认真听讲,就是“学习成绩太差”。在中大医院,一位姓王的女士告诉记者:“10岁的儿子在市区某小学三年级上学,成绩一直是倒数几名。班主任老师不止一次提醒我,如果知道智商指数,便容易分析他学习不好的原因。”据储康康介绍说,“最近来我们医院做智商测试的孩子,80%以上是被老师建议来的。 ”

  王女士等待测试结果时,心情忐忑不安。“智商100,正常。”拿到结果,她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孩子并不笨!”郑意楠告诉记者,儿童智商指数为80-120是正常值,只有极少数达到130甚至140。来做测试的,基本都是智力正常的孩子。

  一位学生家长说,“去年入学的时候,班主任请我们过去,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想让我们带孩子去做个智商测试,然后将测试证明提供给她。当时我们都很生气,觉得老师做法不对。但是,既然班主任这么要求了,只好带着孩子来测一测。”

  “智商测试,以前就有,最近可谓爆棚,听说与实行教师绩效工资有关。”一位儿科医生暗地里这样告诉记者。

  在南京市某小学工作的教师证实了家长和医生的说法:“部分老师确实有建议家长带孩子测智商的行为。主要是由于教育考核的压力,有些学生跟不上教学进度,学习成绩上不去,拖了全班的后腿,老师对这部分差生感到失望而无奈。”实施绩效工资后,老师30%的奖励性工资部分主要和学生成绩挂钩,孩子成绩差肯定影响老师奖金。如果医院的测试结果证明孩子智力较低,那老师就可以找校长,申请不用将他们的成绩计入整个班级的考评,学校就没理由扣发奖金了。某小学教务主任也坦言,学校不会建议家长给孩子测智商,一般是老师偷偷地建议家长,然后把结果告诉校长。

  中国心理学家协会会长徐清照,坚决反对给孩子做智商测试:“孩子的优劣,不是靠一个智商测试来评判的,真正健康的孩子一定拥有健康、完善的人格。家长和老师需要全方面地培养、发展孩子的人格。只要孩子没有病理性的问题,建议不要随便带孩子做智商测试。”

  “单纯的智商测试结果,并不代表着什么。”南京市儿童医院毛春婷博士认为,智商测试必须结合孩子的生长发育史作参考才有价值,比如孩子说话、走路、成长环境、学习环境等与同龄儿童比较,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在临床上,一些孩子因为测试结果不理想,而被贴上智商低的“标签”,会形成消极的自我暗示,自暴自弃乃至出现心理问题。“这比不理想的分值更可怕。”

  专家指出,智商并非“一查可定终身”,而属于动态的范畴。对于智力发育正常的孩子来讲,单纯凭借一次测试出来的分值,来考核其智商水平“是不负责任的”。大量研究和实践证明,一个人是否成功,除了智商,还离不开情绪智力,即俗称的情商。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丹尼尔·高曼就认为,一个人的成功,20%是靠智商,80%则凭借情商。

  教育部门如何看待时下风行的智商测试?记者从南京市教育局采访得知,该市明文规定:在办理入学手续时,学校可适当了解儿童有关情况,但不得进行智商等各种测试,否则将追究相关责任。“对于已经入学的孩子,虽然没有相关规定,但测试智力必须坚持家长自愿的前提,若学校‘强迫’家长带孩子去测智商,一经查实,相关教师或学校将受到严惩。”该局有关负责人这样明确表示。(本报记者 郑 焱 王佩杰 仲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