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常值夜班把孩子放到农村 孩子父亲要求变更

前妻常值夜班把孩子放到农村 孩子父亲要求变更

  广州市民李先生与刘女士离婚后,独子归刘女士抚养,但刘女士从事护士工作,经常值夜班,故而把孩子留在湖南乡下由外公外婆照顾。

  这时,孩子他爸看不下去了,称其经济条件好、在广州工作稳定、还购买了学位房,可以给孩子更好的成长环境,于是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儿子归其抚养。记者今天(8月20日)从广州市花都区法院了解到,该院一审后驳回了李先生的诉讼请求。

  李先生与刘女士原是夫妻,因感情破裂两人协议离婚,两人在婚姻存续期间生育了一儿子小李,离婚时未满一岁。李先生与刘女士在协议离婚时,约定儿子小李归女方抚养。之后,刘女士一直在广州某医院从事护士工作,把小李留在湖南老家,由小李的外祖父母代为照顾。

  李先生于是向法院起诉认为,刘女士的工作需要值夜班,且其自身身体不好,需长期吃药,未能把孩子带在身边抚养、教育,只能把儿子留在农村,这样的经济情况和生活环境,对儿子的成长非常不利。

  而李先生本人在广州工作稳定,购买了学位房,经济状况比刘女士好,且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也有能力给孩子提供一个稳定、健康的成长环境,故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儿子小李归其抚养。

  于是案件的争议焦点来了:刘女士不能亲自抚养儿子,而是将儿子交由其父母代为抚养照顾是否构成变更抚养权的充分必要条件?

  广州市花都区法院审理后认为,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李先生与刘女士在自愿登记离婚时已达成协议约定儿子小李由刘女士抚养。相关抚养权的协议均是李先生与刘女士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应根据这些协议履行权利义务。关于变更抚养权,根据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变更子女抚养权的情况一般以抚养子女的一方确实存在不适宜抚养的情况为标准。

  本案中,李先生与刘女士离婚至今,刘女士的抚养能力及抚养条件均未发生明显改变;虽然刘女士存在不能亲自抚养儿子小李并将小李交由其父母代为携带照顾抚养的情况,但刘女士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尽可能的亲自抚养儿子、多与儿子相聚。

  李先生与刘女士的微信记录及照片等情况均能显示在刘女士及其家人共同抚养照顾的情况下,小李能有一个和睦、有爱的成长环境,且小李已适应了这样的成长环境。因此,李先生认为刘女士未尽抚养、照顾小李的责任,与事实不符。

  另外,小李在李先生与刘女士离婚后一直在刘女士及外祖父母处生活,亦已适应了相应的生活环境,若贸然改变反而会不利于其健康成长,对其造成不利影响。

  综上所述,李先生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刘女士存在不适合抚养儿子的情况存在,刘女士也不同意由李先生抚养儿子。

  李先生的主张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六条中需要变更抚养权的条件,花都区法院认为小李仍由刘女士抚养较为适宜,并据此对李先生要求变更抚养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广州市花都区法院判决驳回李先生的诉讼请求,认定李先生与刘女士的儿子由刘女士继续抚养。李先生不服一审判决,向广州市中院上诉,后又以与刘女士和解为由撤回上诉。

  法官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六条规定,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支持:

  2、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

  据此,上述法律规定所涉及的3种具体情况是应当变更抚养权的法定理由。上述3种具体情况,第一种和第三种都是有明确依据应当变更抚养权的,只有第二种情况,何谓未尽抚养义务?何谓与子女共同生活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对此各人有各人的理解,法院也有自由裁量的情况。

  法官称,法院在审理诉请变更抚养权的案件中,大部分都是以上述规定作为法律依据要求变更抚养权的。事实依据之一就是享有抚养权的夫妻一方未能亲自抚养子女,应当视为不尽抚养义务。但离婚后监护人无法亲自抚养子女是否是抚养权变更的充分必要条件,法院认为应当结合上述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加以认定。(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广州市民李先生与刘女士离婚后,独子归刘女士抚养,但刘女士从事护士工作,经常值夜班,故而把孩子留在湖南乡下由外公外婆照顾。

  这时,孩子他爸看不下去了,称其经济条件好、在广州工作稳定、还购买了学位房,可以给孩子更好的成长环境,于是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儿子归其抚养。记者今天(8月20日)从广州市花都区法院了解到,该院一审后驳回了李先生的诉讼请求。

  李先生与刘女士原是夫妻,因感情破裂两人协议离婚,两人在婚姻存续期间生育了一儿子小李,离婚时未满一岁。李先生与刘女士在协议离婚时,约定儿子小李归女方抚养。之后,刘女士一直在广州某医院从事护士工作,把小李留在湖南老家,由小李的外祖父母代为照顾。

  李先生于是向法院起诉认为,刘女士的工作需要值夜班,且其自身身体不好,需长期吃药,未能把孩子带在身边抚养、教育,只能把儿子留在农村,这样的经济情况和生活环境,对儿子的成长非常不利。

  而李先生本人在广州工作稳定,购买了学位房,经济状况比刘女士好,且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也有能力给孩子提供一个稳定、健康的成长环境,故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儿子小李归其抚养。

  于是案件的争议焦点来了:刘女士不能亲自抚养儿子,而是将儿子交由其父母代为抚养照顾是否构成变更抚养权的充分必要条件?

  广州市花都区法院审理后认为,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李先生与刘女士在自愿登记离婚时已达成协议约定儿子小李由刘女士抚养。相关抚养权的协议均是李先生与刘女士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应根据这些协议履行权利义务。关于变更抚养权,根据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变更子女抚养权的情况一般以抚养子女的一方确实存在不适宜抚养的情况为标准。

  本案中,李先生与刘女士离婚至今,刘女士的抚养能力及抚养条件均未发生明显改变;虽然刘女士存在不能亲自抚养儿子小李并将小李交由其父母代为携带照顾抚养的情况,但刘女士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尽可能的亲自抚养儿子、多与儿子相聚。

  李先生与刘女士的微信记录及照片等情况均能显示在刘女士及其家人共同抚养照顾的情况下,小李能有一个和睦、有爱的成长环境,且小李已适应了这样的成长环境。因此,李先生认为刘女士未尽抚养、照顾小李的责任,与事实不符。

  另外,小李在李先生与刘女士离婚后一直在刘女士及外祖父母处生活,亦已适应了相应的生活环境,若贸然改变反而会不利于其健康成长,对其造成不利影响。

  综上所述,李先生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刘女士存在不适合抚养儿子的情况存在,刘女士也不同意由李先生抚养儿子。

  李先生的主张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六条中需要变更抚养权的条件,花都区法院认为小李仍由刘女士抚养较为适宜,并据此对李先生要求变更抚养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广州市花都区法院判决驳回李先生的诉讼请求,认定李先生与刘女士的儿子由刘女士继续抚养。李先生不服一审判决,向广州市中院上诉,后又以与刘女士和解为由撤回上诉。

  法官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十六条规定,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支持:

  2、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

  据此,上述法律规定所涉及的3种具体情况是应当变更抚养权的法定理由。上述3种具体情况,第一种和第三种都是有明确依据应当变更抚养权的,只有第二种情况,何谓未尽抚养义务?何谓与子女共同生活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对此各人有各人的理解,法院也有自由裁量的情况。

  法官称,法院在审理诉请变更抚养权的案件中,大部分都是以上述规定作为法律依据要求变更抚养权的。事实依据之一就是享有抚养权的夫妻一方未能亲自抚养子女,应当视为不尽抚养义务。但离婚后监护人无法亲自抚养子女是否是抚养权变更的充分必要条件,法院认为应当结合上述司法解释第三条规定加以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