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金东方模式:中国未来养老社区的智慧样本

常州金东方模式:中国未来养老社区的智慧样本

  如何让所有老年人都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成为整个社会议题。

  “老有所养”是每一个人的梦想。根据国家统计局一组数据显示,2004年至2013年间,中国老龄化人口(60岁及以上人口)增长迅速,年均增长率为8.2%,至2013年底达到2亿人,远超过同期总人口0.5%的年均增长率,老龄化人口比重达到14.9%,表明中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

  据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以及中国老龄委等预测,到2025年前后,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将超过20%,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将达到14%左右。换句线年左右的时间完成西方发达国家上百年才完成的老龄化过程。而且,未来一个时期,中国将进入一个急速老龄化阶段。

  全国老龄委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15到2035年,预计中国老年人口将年均增长一千万左右,从2.12亿增加到4.18亿,占比29%。目前,我国大中城市老年空巢家庭率已达到70%。

  如何让所有老年人都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成为整个社会议题。

  为了满足整个社会日益增长的对养老服务的需求,一种全新的养老模式——养老社区正在慢慢兴起。养老社区发源于美国,是以家庭养老为主、社区机构养老为辅、整合多方资源,让老人在得到家人照顾的同时,能得到专业的养老服务的养老模式。养老社区中通常配有便捷高质的医疗资源、贴心舒适的居家服务、丰富多样的娱乐配套,这些都是老人们最关心、最需要的东西。

  怎样开启五十岁以后的精彩生活?本报特别推出绿色生态养老生活社区——江苏省常州市金东方颐养中心。

  来自全国众多地产领袖、地产精英以及地产行业上下游产业的知名企业代表超600余人齐聚,参加以“创新服务、引领未来”为主题的全联房地产商会2015年会。

  本届年会宣布启动服务于房地产行业及会员企业的社区养老服务平台,江苏省常州市金东方颐养中心在此届年会上被列为“全联房地产商会养老产业示范基地”。获此殊荣者全国仅有三家,另外两家分别是清华大学养老研究所和绿城雅苑。这意味着“金东方模式”开始引领国内养老产业消费发展方向。

  “眺望四周,近处的流水淙淙,湖中央喷泉喷薄而出,水流虽短而急,水花四射,掀起四周水波微澜,碧波荡漾,虽非壮观却小巧玲珑,开人眼界,怡人心智。岸边绿荫丛丛,各种不同的花木参差不齐,错落有致,构成绿色海洋。远方,隐隐约约间,仿佛层峦叠嶂。手扶着被清洁工擦洗得一尘不染的栏杆,清风拂面,神怡气爽,遗世独立,宠辱皆忘”。昔读《聊斋·仙人岛》感触良多,若蒲翁能睹此美景,笔下更能生色矣。今年77岁的退休教师许植基先生在自己文章中说,“各类建筑宏伟、华丽、舒适、宽敞,自不待言;环境之优美,非拙笔所能形容。许多介绍描述它是人间仙境,没来之前总以为是溢美之词,广告手法,亲眼瞧过以后,方觉绝非过誉,恰如其分。”许先生所描述的是位于常州的金东方颐养中心。

  记者在现场看到,因为紧邻淹城和西太湖,金东方所处地段环境好,空气好。进入颐养中心内,湖水碧波荡漾,处处鸟语花香,绿化率高达50%,然而,这仅是金东方颐养中心的表面形态。

  在配套方面,一站式老年购物中心全方面满足老人生活所需;五星级中央养生会所立体化满足老人吃喝玩乐的多层次养老需求;更有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金东方院区(中老年专科医院),为园区内老人量身定制,为老人的身心健康提供了全面保障。

  CCRC服务管理理念在国外已经很成熟。CCRC是ContinueCareOfRe-tirementCommunity(持续照料退休社区)的首字母缩写。他们通过为老年人提供自理、介护和介助一体化的居住设施和服务,使老年人在健康状况和自理能力发生变化时,都能在一个熟悉的环境中继续居住并获得与身体状况相对应的照料服务。相信对于健康长寿的追求会让更多的老人选择该类型的养老社区。

  今年53岁的郭女士笑容爽朗,动作利落。当初郭女士自己看中了这里的环境和服务,于是买一套先给母亲养老,等自己和先生老了,再入住这里。“其实之前没打算到这养老,因为家里的条件也不差,下决心让我买金东方的会员房,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有机构服务与医疗保障。在家里,最多请一个全天保姆。在这里是一个团队。”郭女士所言的“团队”主体是“三种秘书”,他们大多毕业于专业院校,负责老人的生活、消费、娱乐等一切事宜,24小时待命。

  在常州,金东方颐养中心被人们亲切地称为“退休村”,而且是“五星级的退休村”。“村长”金建勇是金东方颐养中心理事长。在此之前,他的身份是常州市钟楼区区长。

  金建勇告诉记者,因为之前在政府工作,深入研究过民政事业,发现我国现阶段的民政事业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金东方颐养中心不同于一般的养老院,它把我们的“居家养老、机构养老、医养型养老”三种模式结合在一起,打造“三位一体”的养老模式。这种模式可以集中利用资源,形成规模性、专业性、高品质的服务,这样既方便了老人,使他能够在晚年的生活中间更加幸福,同时也给机构带来更大的规模效益,能够可持续发展。“我和爱人这次去美国考察,看了美国最好的养老院圣地亚哥养老院和西雅图高端养老院,一对比发现金东方已经步入世界一流了”。金东方颐养中心会员王亮亮说。王亮亮是刚刚卸任不久的某海关关长,退休前因公务繁忙没有时间享受生活,退休后计划携夫人游览百国,感受不同国度的风土人情。每游览一个地方,他们都会特别留意当地的养老现状,对于国内外的高端养老机构,他们如数家珍。“在家是宾馆、出门是公园、就诊有医院、护理在家园、设施现代化、服务亲情化。这里是可托付一生的幸福家园。”这听起来像广告语一样的描述,在王亮亮和会员们的眼里,金东方已经一一实现。

  每天早上起床,在社区散散步或使用社区免费的健身器材锻炼锻炼,然后到社区食堂吃个早饭,再到活动室转转,或做手工,或画画,或吹拉弹唱;接近中午时分,到社区内的大润发超市买些新鲜食材,自己在家里烹制,当然也可到食堂点餐。用完午餐,午睡过后,则到中央会所棋牌室消遣一下,或到放映厅看看电影;晚餐过后,约几个邻居聊聊天……金东方颐养中心的老人们就这样度过了一天的幸福时光。

  我国“未富先老”的现实情况,使人们在养老问题上比较重视“物质养老”,而忽视对老年人精神世界的了解和把握。即便提及“精神养老”,也只是把老年人当做被动接受者,忽略了其主观能动性和社会作用。伴随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仅仅物质生活的供给和生活上的照料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当下老年人的需求,精神文化需求和心理慰藉需求则凸显其重要作用。“精神养老”是应时代发展对传统养老服务内涵的全新拓展。

  在金东方颐养中心,“物质养老”已是必备要件,而更高层次的“精神养老”需求也正逐步被提上日程。于是,“文化养老”的理念在金东方颐养中心应运而生。在美丽富饶的江南常州,这一理念正在实践并引领现代老年生活新时尚。金东方颐养中心居住着一批素质较高的人群,退休后他们不再满足于“有吃有住坐等老去”的传统养老方式,自发组织各种文化娱乐活动以满足他们对精神生活的强烈需求。

  沈成嵩和蒋经宇是金东方“文化养老”的倡导者,他们都是年逾八旬的退休老干部。在计划经济时代,蒋经宇是常州计划委员会主任。而沈成嵩退休前则是金坛市宣传部长,如今他是金东方颐养文化研究会的负责人。每天早上9点,一批居住于金东方颐养中心的老人会准点走到中央会所一楼露台的阳光房里,开始他们的“聊天养生”活动。阳光房约20平方米,居住于此的书法家潘文瑞老人自题的“聊天养生俱乐部”几个大字赫然在目。在这里,老人们可以一边观赏小桥流水,听听鸡鹅鸣叫,一边谈时事唠家常,交流养生知识,生活惬意无比。这个形式简单,内容却极其丰富的“聊天养生俱乐部”的发起人,正是蒋经宇和沈成嵩等几位老人。“我看到,乒兵室里几个打乒乓的老人,认真地一板一板抽着,兴奋得像孩子一样跺着脚,为了不影响其他活动室的环境,他们不高声说活,但抑制不住兴奋状态时,一位老太太向旁观的人做了一个鬼脸;我看到,安静的阅览室里,一位老先生端坐,桌面上摊着一本书,一杯茶,全神贯注地拨弄着电脑的鼠标,像绅士一样,嘴巴却一动一动,可能是默读或哼着无声的曲子;我看到,花园里正在拍照的老太太,倚着树枝,做出几种姿势,打出“V”手势,一如当年娇艳;我还看到,吴克贤老先生的书桌上又摊上了法律书籍,他的82岁夫人的钢琴上摊开着乐谱。”许植基老先生爱写文章,初次到金东方寻访好友吴克贤时,他看到了上述情景。

  当他问吴克贤:“还想回原来的家吗?”吴老连声说:“No,No,这儿才是我家。”言罢大笑,吴老原来己经乐不思蜀了。

  吴克贤说在金东方最大的乐趣是自由自在,活得逍遥和潇洒。吴夫人补充说,这里的服务员特亲近,比子女还亲。因而他们也特别亲近这些“孩子们”,有时,他们耽家里久了,就要出去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其实是想看看“孩子们”,看看他们的笑脸。

  住在这里的老人,在微笑中感受温暖。这种温暖,使他们回归了青春,重拾了童年童趣。在这里,他们找到了自信,找回了本该属于老年人的尊严!

  从事营销行业出身的丁蕾,活泼开朗,多才多艺。50后的她有一份00后女孩的年轻心态,交际舞、钢琴、唱歌、太极拳她都能露上一手。2012年初,丁蕾和丈夫陈勇在金东方看中了一套84平方米的会员房,2014年刚到入住年龄,夫妻俩便迫不及待地搬进了新家。

  在金东方,丁蕾继续发挥自己娱乐积极分子的带头作用,圣诞晚会、会员生日会上总有她靓丽的身影。才短短几个月时间,热心的她就在金东方结识了不少小姊妹,国家高级茶艺技师、注册茶艺师培训师朱女士便是其中之一。于是,去年1月,在丁蕾的组织下,金东方茶艺协会成立了。

  丁蕾介绍说,金东方茶艺协会共有30多名成员,年纪最小的50岁,最大的80岁。协会会定期举办活动,成员们一起学茶道、品茶味、养身心。过段时间,她还打算组织成员去溧阳茶厂亲身体验采茶、炒茶的工艺。平时,丁女士还主动给金东方的员工泡功夫茶,在她看来,茶艺协会之所以能够办得有声有色,离不开金东方的支持。金东方不仅提供活动教室、优质的纯净水、茶叶等,还派专车接送他们。最近,她还计划在金东方开办钢琴俱乐部、组建合唱队,继续开拓自己的文艺小天地。

  在金东方颐养中心,随时可以看到一批活跃在林间或湖边的身影,他们手持单反,步伐矫健,总有忙不完的活儿。他们是金东方摄影协会成员。会长许鹰是个热心人,不仅经常亲自拿起相机捕捉生活中的精彩瞬间,还要定期开办摄影课程,向大家传授专业摄影知识。许鹰的夫人陈嘉也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哪家会员需要她的帮助,她就会出现在哪里。夫妻俩常常出双入对,如影随形,异常活跃。看到这对积极面对生活又非常谦和的夫妇,你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俩一个拥有少将军衔,一个是广东省公安厅文联的秘书长。

  记者了解到,目前金东方颐养中心已有1000多人入住,来自社会各行各业的精英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在这里畅享晚年安康。大家自发组织了文体俱乐部,下设20多个协会,除了茶艺、摄影、聊天养生,这里还有门球、台球、羽毛球、棋类、牌类、游泳、戏曲、大家唱、交谊舞、广场舞、时装、腰鼓、武术、书画、手工、钓鱼、民乐等多种娱乐活动,形成了独特而又和谐幸福的养老文化。未来还将建成金东方老年大学,进行专业化管理。金东方内部建有恒温游泳池、健身房、台球室、乒乓室、篮球场、羽毛球场、迷你高尔夫球场等运动健身场所,中心会所里还有茶室、浴室、阅览室、网吧、书画室、棋牌室、KTV包厢、电影院、佛堂、基督教堂等等,全部免费向会员开放,极大丰富了会员的业余生活。

  金东方不但提供了优质的自然环境,更是提供了优质的社会环境,精神环境,提供了老人发挥生命力的机缘,守望着老人晚年的幸福和追求,张扬着老人的生命力潜能。金东方就是想尽办法让老人们动起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现在很多老人都激情满满地吃早饭,然后排计划,周一周三看电影、周二周四跳交谊舞、周末老年大学还要上课……这里的老人幸福指数绝对爆棚”,金东方颐养中心工作人自豪地说。

  世界互联网大会已经召开了两届,大数据成为名副其实的高频词汇,而大数据与产业的融合也是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当“养老消费”遇上“大数据”,当时代的两大主题相互碰撞,大数据必然影响养老服务业朝着一个更为良性的方向发展:养老服务机构的设立必然被大数据明显优化,养老机构服务内容的质量必然被大数据显著提升,老人养老需求的多样化必然被大数据充分挖掘。

  一向走在养老行业前列的金东方是如何对待大数据的呢?“从最简单的角度来说,我们颐养中心会为每一位入住会员(老人)建立健康档案,并通过对会员的定期体检,绘制会员的健康曲线”,常州金东方颐养中心生活秘书对记者介绍说,“配合会员的饮食情况、锻炼情况的记录,我们可以很清晰得看出什么样的膳食习惯、什么样的体育锻炼对于会员的健康有益,什么样的不利,或者在什么阶段有益,什么阶段不利”;“还有就像我们的门禁系统,连接到每一户会员家中,当会员在家中一定的时间段内没有出门也没有按紧急呼叫按钮(金东方的每位会员都会有紧急呼叫卡,家中也有一键紧急呼叫按钮,连接安保系统及医疗救治系统)的话,他们的楼栋管家(每一栋会员楼均配备有服务人员)就会到会员家中查看,确保会员没有发生意外情况,或者在发生意外的时候能确保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并采取紧急措施”。

  今年80多岁的会员许先生,体质虚弱,长期接有导尿管。“平时我一个人住,过去,身体不舒服只能打电话给女儿,女儿工作忙,为了我跑来跑去,我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一旦我发病严重,等到女儿赶过来恐怕会耽误治疗时间。”许爷爷说,“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参加老年大学活动时,许爷爷得知了金东方颐养中心,经过一番详细的了解后,许爷爷很快就办理了入住,成为一室户会员。入住至今,许爷爷共发病三次,多是在半夜里。据他回忆,自己第一次发病是在2014年11月某日凌晨,当时心跳突然加快,出现胸闷气短等症状,于是按响了床头的急救铃,楼栋管家接到信号后马上通知了值班护士,他们将许爷爷送到了市二院阳湖医院,从检查到开药全程陪同,寸步不离。许先生感慨道,“如果不是住在金东方,可能早就没了。”

  金东方颐养中心还配备了先进的饮食记录系统,会记录每一位会员的每次用餐消费情况,结合健康档案的定期体检,可以针对性地发现何种食物有利于什么样的老人,并对老人的饮食提出建议。比如说,老人原本没有高血压,但在一段时间后的体检中发现血压有了明显的上升,金东方颐养中心就可能会从他的饮食习惯中发现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是高胆固醇食物摄入过多,也可能是含盐量高的食物摄入量过多。在这种情况下,金东方便可以在为老人制定膳食计划的时候,合理地降低其对于高胆固醇等食物的摄入,并通过一段时间的跟踪,看其血压状态有无好转。“现在用的地暖都是红外地暖,它既有保暖作用,还可以理疗,我们会呼吸的墙能调节空气,我们的感应门锁,就是你回去进到你家不用提钥匙的,你的卡放在身上会自动感应,也不用去掏出来,门就自动有信号,你开门就行了。我们还有袖珍套卫,可能你们也看到了,晚上为了方便老年人入厕,我们在他的房间里专门设了一个小型的,有的人叫它袖珍式的”。“我们还有一个一卡八通,一卡八通大显神通,它进小区是门禁,回家是感应钥匙,到商店去购买它就是支付卡,你去乘公交它就是公交卡,给你发工资它就是社保卡,到医院看病就是医保卡,老人在园区内走失了以后还是个定位卡,我们能找到他。”金东方颐养中心理事长金建勇介绍说。

  金东方颐养中心很好地运用了科技发展带来的福利,在日常生活中记录入住老人的各种生活数据,通过对数据的分析得出一定的结论,并据此提出针对性的意见和建议,帮助老人享受更为健康的晚年生活。

  金建勇介绍说,今后他们还要大力发展互联网+的概念,今后不管是金东方社区还是全国其它社区,都可以通过他们的平台,享受金东方的高品质的服务。

  常州金东方颐养中心项目旨在建设低密度高品质,高档绿色生态养老生活社区。贯彻鲜明的“亲水人文老年健康居住社区”的产品定位。以公园中的老人社区为主题,充分体现绿色亲水、生态环保、节能科技、人文关怀和健身休闲等特点。坚持注重效益的设计原则,将公园式的社区规划,家庭式的居住环境,酒店式的精致服务和医院式的健康医疗融合在一起,为常州的老人,乃至长三角的老人提供一个温馨服务,舒适消费的养老环境。项目规划理念是“尊荣、现代、时尚、生态”,在家是宾馆,出门是公园,就诊有医院,护理在家园,设施现代化、服务亲情化。金东方将打造出中国第一、国际接轨、世界一流的绿色生态高品质银发消费养生社区。

  (本文转自消费日报2016年3月24日。原标题:常州金东方模式:高档绿色生态养老生活社区)